高二時,

我在桃園的「中一排骨」打工,

店裏有提供員工餐,

所以每天一下課,

我就會狂奔到店裏吃飯。

 

有一回,

才到店裏,

制服都還沒來得及脫,

店長就拿了五個便當叫我去送,

說客人已打電話來催了。

 

那戶人家就住在縣政府旁,

我按門鈴後,

一個老伯伯出來應門,

給我錢時,

他注意到我身上武陵的制服,

於是要我入內也給他孩子看一下。

被我拒絕後,

他還對我解釋了一番,

說是要給他孩子一個機會教育。

靦腆了好一陣子,

我心想老伯肯定是要對孩子們說:

「學學人家吧!

人家和你們一樣是學生,

卻自食其力努力向學;

而你們飯來張口、茶來伸手,

卻不好好用功,

對不起父母吧!」

 

拗不過老伯,

於是我答應了。

老先生是個極具威嚴的人,

他把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都叫了來,

當著我的面便開始教訓他們:

「你們阿!

就是要給我用功讀書。

不用功讀書,

將來就像他一樣 (用手指著我)

到處去給人送便當。」

 

剎那間,

我面紅耳赤,

握著手中的便當錢,

頭也不回地跑出那戶人家,

不知怎地眼淚一直滴。

而那年我17

d1364376.jpg 

 

全站熱搜

Tim X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