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畢業後,

很意外地,

我以全縣第七名的成績,

考取武陵高中。

 

在榜單上看到自己名字的瞬間,

內心悲喜交加,

悲的是父親已不在,

如果他還在,

知道我考上高中,

那該有多好;

喜的是我考上了桃聯第一志願 武陵

在回家的路上,

視線模糊,

忍不住眼眶中的淚水。

回到家,

我一語不發地,

跪在父親的遺照前失聲痛哭。

母親以為我落榜,

心疼地安慰我說:

「別難過,明年再考,你一定會考上的。」

卻聽到我哭著說我考上武陵了,

母子相擁而泣。

 

入學前十名的同學,

每人可獲頒五千元獎金,

我全數交予母親。

可是母親仍向我抱怨高中學費太貴,

她說我若不去打工,

她真的負擔不來。

在我同意打工後,

媽幫我安排去巷子底的食品加工廠削竹筍。

媽說工作時會弄髒衣服,

所以交待我穿不要的衣服去上班,

我果真找了一件爛衣服來穿。

 

 

第一天到了工廠,

鄰居張媽媽驚訝地對我說:

「弟弟呀!

雖然你是來打工的,

但也不可以穿得像乞丐一樣呀!」

 

被人說自己穿得像乞丐,

心中滿是委屈與羞愧,

除了很想鑽進地洞外,

也很氣我媽叫我穿這樣,

更恨的是我竟然還這麼聽話。

在工廠的整天裏,

我沒抬起過頭,

時間卻像是與我過不去,

一直過得很慢。

-------------------

隔天週日要上班時,

我不顧媽的話,

堅持要穿上我最合身的新衣--

開學時新買的制服

果然張媽媽不再對我有任何意見。 

 

正當我要開工時,

迎面而來的陳阿姨卻驚奇地說:

「弟弟呀!

你禮拜日也穿制服喔!

是怕別人不知道你是武陵的哟!」

菜園翻土

 

    全站熱搜

    Tim X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