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聽了吉他之神Eric Clapton的一首歌-Tears in heaven

歌曲深刻細膩、觸人心弦

一段既不願碰觸又充滿遺憾的記憶,霎時浮上心頭,

讓我心裏萬分激動、熱淚盈眶。

「不哭不笑,浪費青春年少!」

在我們的生命經驗中,

有多少輕忽的過往,在午夜夢迴時令我們淚流滿面,在清晨醒來時卻風起雲散?

────────────────────────────────

我母親的一生中共生育了兩子一女,

其中我是長子,

在父親過世後,

母親獨撐家庭經濟,

家中的弟妹則由我照顧。

 

弟弟雖然書讀得不好,

可是很聽我的話,

在外面也沒有闖過什麼大禍,

讓我還算放心。

可是我那可憐的妹妹-默君

卻是整天令我掛心。

IMG_9898.JPG 

 

阿君出生時就是個不健康的孩子,

先天殘疾,無法行走。

所以當我在家時,

不論做什麼事情,

總會把她揹在身上,

也因此養成了阿君對我的依賴。

 

五歲的阿君很聰明也很秀氣,

她有遺傳自父親的美人尖,

也有母親處處為別人著想的細心。

每當我餵她吃飯時,

她總會說:

「哥哥餓餓!哥哥吃!」

 

看到剛煮好的稀飯還在冒煙,

她會努著小嘴使勁地幫忙吹涼。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

在她聰穎的小腦袋裏,

總是不斷地對世界產生奇幻的構想,

她會把周邊的人事物當作故事的素材。

譬如:隔壁的王伯伯是狼人;巷口的李姊姊是灰姑娘;

      歐陽診所底下就是失去的大陸、、、

 time2012090709.jpg

小孩子都是怕孤獨的,

特別是一個才五歲又不會走路的孩子。

每天早晨母親上班後,

我和弟弟也要去上學,

當我把大門鎖上時,

我都會聽到阿君被關在房裏因為害怕而哭泣的聲音。

 

體弱多病的阿君只在我的身邊待了五年,

在她五歲生日後的不久,

便因病辭世。

 

她在人世間最後的那三天,

是我最心碎的記憶。

平時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住的阿君,

在她人生最後的三天裏,

竟是異常的沉默。

從她不斷發出的喘息與啜泣聲,

我知道她一定是很不舒服。

我整夜不停地揹著她在巷子裏四處踱步,

帶她看月亮數星星,

唱了一首又一首的童謠給她聽,

可是她都不回應我。

 

阿君才一歲時,爸爸就走了,

她從不記得爸爸特有的外省口音,

為了讓她知道爸爸的點點滴滴,

我常用怪腔怪調的外省音講給她聽。

 

在她即將離世的前一晚,

我拿著爸爸的照片給她看,

要她記得爸爸的長相,

要她知道在天堂的爸爸會永遠保護我們。

 

離別終究是不可避免,

阿君是抱在媽身上昏迷的,

在她手上握過的最後一件玩具

是我美勞課的作

壹只用洗衣肥皂雕刻的玉兔。

 

阿君可能不知道

陪阿君走完最後一程的只有母親,

是母親一個人將阿君送往醫院。

母親回來時,

她消瘦的身形與悽愴的面容配著踉蹌的步履,

在巷口的路燈下,

似乎隨時都會仆倒在地。

 

沒見到阿君隨母親回來,

猝然一陣熱氣壓迫胸口,

讓我有無限的悲慟。

弟弟卻還是問了聲:

「媽!阿君呢?

 

母親先是泣不成聲,

好一陣子後,才說:

「就當作沒生過這個妹妹,

大家以後都別再說了!

 

以後「阿君」成了家中的禁忌,

是崩裂心腸的扳機。

userid363214time20120907091226at38.jpg

 

 

 

 

 

 

 

 

 

 

 

 

 

 

 

 

 

 

 

 

 

 

 

 

 

----------------------------------------------------------------------------------------------------

它曾是美勞老師眼中的佳作、我哄阿君的法寶、阿君最心愛的玩具

 

 

 

來不及長大的阿君 (徐默君) 

 

 

 

 

 

全站熱搜

Tim X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