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大讀了一個禮拜後,

我絕望地放棄了。

 

母親要我去求助學校老師、教官,

可是我不願意,

畢竟人家又不欠我,

幹麻去勞煩他們。

 

我決定去工廠當作業員,

說實在的,

我曾躲在房裏偷哭過好幾回,

但是當眼淚擦乾後,

我可是個打脫牙和血吞的漢子,

再大的艱難與責任也不躲避。

 

剛到電子廠時,

因為要站一整天,

且每兩小時才可上一次廁所,

所以我很不適應、很不舒服。

但是週遭的女工們沒人抱怨,

她們有的從青春做到暮年,

從荳蔻少女做到皚皚白髮,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反覆同樣的動作,

不嫌煩、不怨懟,

從她們身上我見識到平凡的偉大,

我讚歎她們的謙卑與吞忍,

也讓我不再輕忽那些看似低下而平凡的勞苦人們。

只要是人,他的生命都會有令人敬仰的一面。

 

日後在醫學系裏,

我遇到許多極為優秀、聰明而才華洋溢的同學,

他們的機智與氣度常令我折服,

但是,總讓人有那麼一絲遺憾,

就是少了女工們的謙遜。

 

願我能常保一顆感恩的心,

永遠的做到謙虛有禮貌。 

----------------------------------------------------------------------------------------------------

    全站熱搜

    Tim X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