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六年級時,

我的身高正式突破160

坐車常被要求買全票。

 

因為再也不能逃票,

此後我就不曾看過電影,

如非必要,

也不隨便搭車。

 

那年的正月初二,

依往例,

母親帶著我與弟弟回外婆家。

火車站裏人山人海,

我們想搭的那班平快車,

人多到要下車的都差點出不來,

我們自然也上不去。

坐火車 

後面來的莒光號,

雖然沒位子坐,

但起碼我們還擠得上去。

我們母子三人,

由中壢一路站到豐原,

才遇到列車長來查票。

列車長說我們買的是普通車票,

須補差價。

我媽告訴他:

「我們要坐的車擠不上去,

是台鐵的錯,

而且我們又沒有坐莒光號的座位,

憑什麼要補票。」

列車長又再次要求我媽補票,

我媽說身上沒帶那麼多錢,

於是列車長拿走了我們的車票。

此時媽想到:

若我們沒有車票,

等到要出站時,

收票的人會從發車站開始計費,

罰得會更多。

 

母親沒有其他的選擇,

只能找到列車長,

不斷哀求他,

最後列車長也煩了,

才對我們說:

「下次不可再這樣了!」

再見!平快車!   (民國95元旦停駛西幹線)

 

這次的經驗,

讓我再次體認到貧窮的悲哀與無奈。

人若不能飛黃騰達,

走到哪,

都會被貧窮壓得喘不過來。

    全站熱搜

    Tim X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